您好,歡迎訪問四川九牛金服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官網!

400-119-8898
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資訊中心 > 產業趨勢

資本涌入區塊鏈行業 不乏可落地場景但監管待同步

發布時間:2018-06-19 10:52:05    來源:www.zivjnc.icu    瀏覽次數:

    隨著越來越多的上市公司將區塊鏈作為轉型的方向,具有區塊鏈概念的上市公司持續增加。根據同花順概念板塊統計,截至6月13日,具有區塊鏈概念的上市公司已達80家。

    除了上市公司之外,各路資本也蜂擁進入區塊鏈行業。據工信部信息中心發布的《2018中國區塊鏈產業白皮書》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涉及區塊鏈公司股權投資事件數量為249起。從2016年開始,區塊鏈領域的投資熱度出現明顯上升,投資事件達到60起,是2015年的五倍。2017年是近幾年的區塊鏈投資高峰期,投資事件數量接近100起。2018年第一季度,區塊鏈領域的投資事件數量已達到68起。

    在虛擬幣熱潮不斷的同時,區塊鏈也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。

    落地雖難,發幣熱情高漲

    資本搶灘區塊鏈的過程中,國資系、風投系與上市系的身影隱現。IT桔子數據顯示互聯網創投市場上當41%獲投項目聚焦區塊鏈。而具有區塊鏈概念的上市公司已達80家。

    記者注意到,其實目前面臨的現實問題——關于區塊鏈真實應用場景和監管已經引起了行業大多數人的思考,在這個過程中,如何促進區塊鏈與現實產業的結合、實現公鏈之間的連接與行業監管,都在等待全行業乃至監管層交出答卷。

    據全球審計巨頭德勤的報告顯示,2017年,僅前6個月,在GitHub上新創建的區塊鏈項目就達近25000個,與2016年全年的新建區塊鏈項目量幾乎持平。但是,目前階段連主網上線的項目都寥若晨星,遑論具體落地的區塊鏈應用。

    “打個比方,沒有主網的幣是租別人的店面開店,上主網就是自己建一棟樓開店。”一名“幣圈”人士對記者這樣解釋道,“但是除了主網上線問題,關于區塊鏈能否走進生活,最至關重要的還是應用要落地。”

    紙貴科技區塊鏈架構師王昊近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區塊鏈現在最大的落地應用是數字貨幣,但是數字貨幣具有完全虛擬的特點,落地應用就需要與現實相結合。他直言:“如何將現實中的問題做信息化、數字化處理,使得他們在線上進行流轉,是影響區塊鏈應用落地的很大難點。”

    除了將從線下映射到線上的上鏈難點,還有目前區塊鏈技術效率低也是引發落地難問題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 據了解,區塊鏈面對大規模的應用是非常吃力的,作為一個分布式賬本,把賬本分發到所有節點 ,需要耗費大量的資源和時間。2016年8月2日Gartner研究副總裁兼院士級分析師Ray Valdes曾公開表示,比特幣區塊鏈是現在現實世界上唯一可用的一種作業系統級別,它的執行速度受限于每秒只能做7個交易,還有數10分鐘的延遲確認。

    TAC溯源鏈創始人王鵬飛對記者表示:“應用落地第一個說的是技術。像比特幣、以太坊均沒有很好的TPS(系統吞度量,即每秒系統處理的數量),這一問題是區塊鏈首先要解決的。以太坊所擁有的智能合約(運行在計算機里面的,用于保證讓參與方執行承諾的代碼)是一個基本的保證。”

    落地應用停滯不前,公有鏈的競爭也愈發激烈。

    與懸而未決的落地難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在區塊鏈行業蓬勃發展的過程中,ICO募資如日中天,發幣熱潮如烈火烹油,“往往應用未落實,就開始發幣眾籌圈錢的項目越來越多了。”一位業內人士這樣對記者說道。

    不乏可落地場景,但監管待同步

    一個值得注意的趨勢是,越來越多的行業人士已經開始聚焦于區塊鏈應用的探索,一些區塊鏈技術也開始找到了落地場景。

    Goopal Group發起人、神州數字CEO孫茳濤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區塊鏈應用落地有四個可實現場景,孫茳濤稱它為“1+3”。“1”指的是金融科技領域區塊鏈技術的應用。 “3”具體是以下幾個方向:第一個方向是信息確權,或者叫身份認證,在網絡上通過技術建立信任關系,而非靠權威背書。第二個方向是物聯網,因為物聯網的P2P結構和區塊鏈去中心化的P2P結構在網絡架構上有天然大部分的重合。第三個方向是與知識產權相關的。包括圖片、聲音、視頻及文字這四種可以徹底數據化的信息。其實,第三個方向最近已經有落地應用, 5月28日晚間,百度百科悄然上鏈,利用區塊鏈不可篡改特性保持百科歷史版本準確存留。另外根據食品溯源需求,已有許多溯源鏈應運而生,如將于6月30日主網上線的溯源公鏈TAC。

    雖然區塊鏈應用場景隨著人們的討論越來越豐富,但是目前區塊鏈行業亂象叢生,區塊鏈各種噱頭和博眼球的事情已經毫無底線,區塊鏈和炒幣往往跟一夜暴富聯系在了一起。

    關于區塊鏈監管的呼聲越來越高。

    在今年的外灘峰會上,中國平安集團首席創新執行官屠德言就表示,國外比較前沿的公司,已經在逐步與當地監管單位溝通,希望提供一種實時技術,能夠允許監管部門看到他們想看到的東西,盡管這一技術并未成熟,但雙方已經在考慮相關邏輯的設計與貫穿。此外,中國的底層技術如何與國外幾個核心的底層技術融合,也是監管層關注的問題。

   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教授表示,區塊鏈目前的風險來自于幾個方面,第一是技術研發本身的實現有風險;第二是區塊鏈的技術應用有經營風險;第三是政策風險;第四是輿情風險。

    針對這些風險,黃震表示:“在當前防風險成為第一要務的時候,必須要警惕我們并不能完全判斷這些風險來源,在防風險的時候,可能更多的要借助一些新技術。區塊鏈也是一種新技術,所以技術創新+制度創新+理性反思等不斷的迭代,才可能防范這個風險。”
 

快速獲取方案及報價

*
在線客服
官方微信
TOP

ag真人游戏厅